• 一個磨嘰的老師給一個磨嘰的學生當畢業設計的導師,就是我這個慘樣。

    當然很大程度上還是歸功於我的磨嘰。身邊的人早已習慣了我的磨嘰,我想說這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挑戰,因為我永遠不知道我磨嘰的底線是什麽。

    對於畢設來說,底線就是答辯前能完稿。時間往前推24個小時,我的方案終於大有進展,導師的語氣終於平緩。而在之後的24小時,也就是現在,我剛起床。這一切就能印證爲什麽我沒有時間去琢磨畢設——因為睡覺佔據了大部份時間。
    ...